注册送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网址,体验金网址大全

    “我们就是联合战队的。”萧沉没站起来,坐着说道。

    蓝衣青年目光移过去,看到徐梦和劳拉的时候,不由得露出惊诧。

    “我让你站起来说话。”七少爷提高音量。

    徐老板:少爷,好汉不吃眼前亏。

    萧沉绝不能站起来,如果七少爷不发令,到也没什么,但现在站起来了,面子就丢光了。

    “你们是专程来找茬的?”萧沉说。

    “如果我的话你不听,那就是来找茬的。”七少爷带人走了过来。

    “有事就说。”

    “哼,一个外来人敢跟我不客气。”

    七少爷要动手,王大小姐忽然站了出来:“七少爷,酒馆里可不允许打架。”

    “呵,王大小姐,好久不见。”

    “的确是很久没见了。”

    “所以这条规矩我还真给忘了。”

    “你是不是输不起了?”

    “王大小姐的嘴可真是不够香。”

    “香不香你是不可能知道了。”

    “我也没兴趣。”七少爷转向萧沉:“你们谁是浪子。”

    “他不在。”萧沉淡淡地说。

    “刚才开局我大意了,看来三家邀请你们,不是没有原因的,等你们试炼结束,我们再打一场。”

    “这件事我说的不算。”

    “那谁说的算?”

    “可能……”萧沉想了想队里的五个人:“没人说的算。”

    浪子几乎不会发话,他都不发话,就算他和珊娜四个人,同意再打一场,浪子也不会上场。

    “没人说的算?”

    “对,我们是临时组合的,如果你还再打一场,”萧沉其实是想说让他找浪子,可这样就等于把麻烦甩给他,随即改口:“就的要我们每个人,都同意。”

    “那你们同不同意。”

    “我俩同意。”萧沉不能再刚了。

    “你俩?”

    “对,这桌只有联合战队两位队员。”

    “才两位。”七少爷看了看徐梦和劳拉,露出一种说不出来的表情,说不上高兴还是失望。

    “其他人呢,都不在酒馆。”

    “去哪儿了。”

    “不知道。”

    “他们住哪儿。”

    “不清楚。”

    “不知道,不清楚,呵,你什么意思?”

    一看这七少爷就是个自命不凡的家伙,他肯定认为即便这五人是临时组合,也相互知道对方住处。

    “呵,”旁边的王大小姐忽然笑了出来:“蠢货一个。”

    “你什么意思王一燕。”

    “我说你是个蠢货,听不懂么?”

    “哈哈哈哈,好,很好,我看你能护他到什么时候,我们走。”

    “谁说我护着她了,我只不过看不起你,你们李家的名声,全败在你这儿了。”

    七少爷似乎也不生气,停了停脚步又继续走。

    不想惹麻烦不想惹麻烦,可麻烦有时候不请自来,谁都没办法。

    “多谢王大小姐。”

    “没什么,我从小就看他不顺眼,跟你真没什么关系。”

    王大小姐用了个‘真’字,那就是和萧沉没关系了,而且他超强的感应力,也从她身上感应不到,王大小姐喜欢他。

    ——这样最好了。

    萧沉现在最怕的就是,走到哪儿都有女人喜欢,那可不是一件好事。

    王大小姐回了柜台,继续端茶倒水,酒馆慢慢恢复了嘈杂,只不过隔音屏障,多了很多。

    “萧兄,这事儿你真不该出头,流星虽然做事果断,但我看绝不是莽撞之人,实力又强,让他来处理未必不好。”孙易郁闷地喝了口酒。

    孙易说的不错,李家七少爷,不是萧沉能得罪得起的,可如果直接抬出流星,好像有一种,让朋友挡枪的感觉,萧沉做不到。

    ……

    酒馆的人是不少,可站在御风剑阁前,参加试炼的人比第一次少不少,萧沉目数了一下,只有五十人站在门前,另外有十几个人,站在远处屋檐下。

    也就是说有三分之二的人在第一轮被淘汰。

    不过这五十,未必都是第一次试炼的通过者,有不少人是得到了击杀豁免,杀那了些有资格的,得到了第二次进入权限。

    至于那些没通过的,并没有被要求离开,萧沉不懂神域做法。

    第二次试炼了,感觉时间很漫长,这一场的内容,又是什么呢?不少人的心里,都是如此想法。

    萧沉刚才看人群的时候,就在找光头恶汉,时隔多日到底是见到了,但是他那不经意地目光,被恶汉轻易捕捉到了,那毒蛇一样的豆眼,将萧沉锁定。

    恶汉就像哼笑一声,就好像萧沉他们,绝跑不掉一样。

    恶汉和木村家不知道有什么关系,既然目前解决不了萧沉也不搭理。

    时间接近十二点,剑老出现了,还是那身灰衣,那清癯的样子。

    “恭喜各位上次通过了第一次试炼,但你们并非所有人都领悟了剑诀,不过没关系,我们的宗旨是只要用了兵器,并且战胜对手,就是通过。”

    “生命危险是有的,但我想你们,都做了充足准备,那么第二场试炼,现在开始。”

    “这第二场试炼,要两个人一起进,至于哪两个人,你们的系统,自然会沟通神域,做出判别。”

    剑老说完,萧沉的系统发来提示,试炼序列号第二十五位,一共五十人,两两进入,就正好有二十五组。

    “这次人少了不少,里面的时间与外界一致,那么请一号组先进剑阁。”

    走出来两个青年,他们彼此看了看,一起走进了剑阁,然而七八分钟后,只有一个人出来,他浑身是血,衣服多处伤口,拄着剑,才能勉强走路。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都很想知道。

    萧沉觉得不太对劲,把徐梦几个人拽走。

    刚才萧沉已问过,徐梦是二十四号,劳拉二十三号,孙易二十二号,也就是说几个人,都不在一组。

    “两两进入,剑老可没说就是合作,说不定还可能是厮杀,大家都小心点儿。”萧沉说。

    “如果真是两两厮杀,萧兄,我们就各自保重吧,希望大家都能出来。”孙易有点儿惆怅。

    “大家都要加油。”萧沉说:“梦梦,我最担心的还是你。”

    “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一定会出来见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