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网址,体验金网址大全

体验金网址大全 > 玄幻小说 > 最强武侯 > 第七十九章 异变突生
    一般而言,只要修炼紫黑色灵气的前期没有出现特殊情况的话,那么他们就不会出现令人意想不到的后果。

    他们这些人都是度过了前期那有可能死亡的恐怖阶段,这才突破到了通灵境界,获得了这般强大的力量,单看紫黑色的灵气能够碾压没有服用祝神丹之前的司长空的青色灵气,就能够明白它的强大。

    可是这强大也伴随着种种的危险,虽然说他们不用再担心紫黑色灵气给他们的危险,但是随着紫黑色灵气的渐渐融合,就会出现十分小的概率。

    这种概率是什么呢?就是可能变成恐怖怪物的概率。

    十万分之一!

    这个概率小到可怜,这和中大奖的几率差不多,他们都不会认为自己这么倒霉,一直以来都忽视了这个后果。

    但是今天的情况却让他们忽然想起了这个已经被抛之脑后的情况,看这两个人之间的紫黑色灵气排斥力越发的重,他们就更加觉得无比的惶恐。

    一时之间他们的进攻都变得凌乱起来,甚至都被战马抓住了几个机会,朝着他们脸上印上了几个马蹄。

    他们两个人此时心不在焉,你在战马的面前没有再出手,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酝酿一个巨变。

    这十万分之一的概率,就是指身体里面的紫黑色灵气出现了异变,与修炼者出现了排斥。

    能够修炼紫黑色灵气的人,基本上都是武人巅峰的修为,他们在得到灵气种子之后,就可以开始修炼紫黑色的灵气,从而不需要推开通灵之门就可以晋升到通灵境界。

    之后的修炼也不用像普通通灵境界之人那般,需要积累灵气来打通经脉,以期突破到聚脉境界,他们只需要将紫黑色的灵气慢慢的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面,等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就能够获得花纹的力量。

    像韩非语和江行龙那般墨绿色的灵气,就是紫黑色灵气的下一个阶段的变异。

    如果他们现在真的是灵气出现了排斥,那么就是他们当初,被植入身体的那颗灵气种子出现了变化,这事万分之一的概率就是灵气种子里面蕴含的神秘气息,破体而出。

    这神秘的气息就是,苏信之前吸收的那些,能够增长极道金身**力量的特殊东西。

    这特殊的气息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接触的,苏信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要不是有着极道金身,恐怕他这样强行吸收特殊气息,早就已经出现了无法挽回的异变。

    “我们当真会变成那种可怕的怪物。”

    一个面具人低声的朝旁边的同伴说的,虽然语气充满了质疑,但是身体却一直在颤抖,脑海中浮现出可怕的场景出来,他不敢想象自己会真的变成那种怪物。

    另一个面具人不说话,他也想到了这种情况,便不敢再细想下去,这实在是太令人惊悚了。

    没等他们两个在继续观察的时候,他们感觉体内的紫黑色灵气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

    苏信正在一旁慢慢的熟悉自身现在暴涨的力量,看到两个面具人不再攻击战马,猜想是不是这两个人在酝酿什么恐怖的攻击打算一举解决自己的战马。

    爆炸般的力量在苏信的体内运转着,只要这两个面具人有任何的异动,他就会瞬间出手,以雷霆的攻击将两个面具人给打死。

    十万分之一的概率同时出现在两个面具人的身上,这种概率恐怕要乘与十倍,谁也没想到这两个人衰到了极点。

    苏信这才发现他们身旁围绕的灾厄气息越发的凝重,已经渗透到他们的身体里面。

    “这种灾厄气息,恐怕十个石寇都挡不住。”

    江行龙在和司长空激战到**的时候,却猛然感受到一股力量正在聚集当中,他的注意力被分散了一些,看向了面具人所在的位置。

    两个面具人身上紫黑色的灵气在收敛着,很像自己使用花纹的力量时候那种样子,可是他们两个并没有达到这种融合程度。

    但是现在却出现了这种有悖于自己认知的情况,当真奇怪无比。

    “在我的面前还敢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司长空抓住了这一个破绽,一拳卡在了江行龙的脸上,将他的攻势都打慢了许多。

    鼻血慢慢的涌了出来,江行龙显得十分狼狈,他有些恼怒自己,只不过是被面具人那边特殊的情况吸引住了,却遭到司长空这般宛如侮辱一般的攻击。

    他不再理会面具人那边的怪象,继续和司长空对轰着,他们周围的植物早就已经灰飞烟灭,地面都是一堆乱糟糟的样子。

    而江行龙此刻的力量也比之前小了一点,他感受到自己即将要付出生命精元的代价,于是乎就放慢了自己的攻击力度,延缓代价来临的时间。

    “我怎么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变得十分的有力量。”

    “你也有这种感觉,我怎么觉得自己像是孕育了一个怪物,即将要破开我的身体。”

    在他人看来,这两个面具人并没有任何的异样,只是不动手罢了,但是他们知道现在他们一点力量都没有,紫黑色的灵气完全不受自己的掌控。

    如果现在有人攻击他们,他们都没有抵挡的办法,幸好苏信在防备着两个面具人,害怕他们耍什么阴谋诡计,不然的话上来一人给上一拳,恐怕两个面具人也就当场翘辫子,原地升天了。

    一阵阵剧痛从他们的身体里面传了出来,不同于之前被战马打伤的那种感觉,他们仿佛浑身的骨头都在疼痛,这种痛入骨髓的感觉令他们头皮发麻,但是又没有任何可以消除的办法。

    两个面具人痛得想要大喊出来,但是却完全不能够张口,就像是有梗横在他们的喉咙里面,令他们无法出声。

    苏信也觉察到了不对劲,他们的身上那种神秘的气息越来越浓重,已经快要超过江行龙那墨绿色灵气里面蕴含的含量了。

    在战场当中的江行龙,猛的一推硬生生的用身体接下了司长空的这一道攻击,口喷鲜血的退离了一段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