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网址,体验金网址大全

体验金网址大全 > 修真小说 > 诸天之最强主宰 > 第175章 哀嚎的景天
    对金钱极有执念的景天在在确定盔甲的来历后,一切的负面情绪皆是被抛空,更是抱着纹龙铠亲了一口。

    “这次真的发财了,看来遇见那个猪婆也不是什么坏事。”

    景天小心翼翼的将龙纹铠包起,警惕无比的向永安当而去。

    千年前的古董,景天很清楚它的价值,更何况自己得到它的过程也是那么的诡异。

    在一路奔跑之下,不多时间景天便已经跑回到自己的地盘。

    盔甲很重,在这般剧烈的运动下,景天早已经精疲力竭。在回到永安当后,景天没有第一时间休息,而是将那大大而开的店门关上,这才回到桌旁倒上了一杯水。

    “景天,你这是在干什么?”作为在景天古董方面的老师,丁伯除了偶尔鉴定古董外便是担任永安当的账房先生,至于何必平则是帮他打杂的下手。

    “我得到一件了不得的东西。”景天将杯子中的水一饮而尽喘着粗气的说着。

    “你不会又捡到了什么东西吧?”

    何必平手中的算盘打的啪啪作响,手中的笔在账本上记下一笔后才开口,脸上倒是生出不少兴趣。

    “古董,这古董和我们永安当压仓库的那东西一样珍贵。”景天说着间突然笑了出来,在顺了几口其后才继续说道:“你们还记得我们永安当的名气是靠什么打出来的吗?”

    “噢,这个我知道”景天的提问,徐茂山永远都是那个最积极回答的人,挺着圆圆的肚子走到景天旁边得意的说道:“永安当的名气当然因为老大你的爹爹所得的广袖流仙裙,那可是千年前的姜国公主的衣裙,世上仅此一件。”

    “不错,老爹当年得到广袖流仙裙,而今天我景天便得到了姜国太子龙阳的盔甲,怎么样?不比我老爹差吧?”景天说着间便已经起身,一脚踩在凳子上得意的抖着腿,志得意满。

    对于永安当的几人,龙阳之物所带来的震撼可不是一星半点。

    丁伯喘着粗气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将桌上的黄布包裹打开,随后便是满目的激动。

    “这这真的纹龙铠?”丁伯小心翼翼的将盔甲取出,在一一鉴别后才缓缓开口,那拿着盔甲护手的手也在颤抖。

    “等等,我算算”何必平也冷静不下来,直接将随身携带的小算盘取出开始拨弄了起来,随着算盘珠啪啪作响,手速极为之快。

    随着一阵拨弄,何必平直接将算盘重重拍在桌上,双目冒光的说着,“这纹龙铠,我们至少可以卖上一万两,如果是一些对盔甲要求极高之人,甚至还可以再翻上几番。”

    “卖?”景天有些炸毛,“为什么要卖?”

    “为什么不能卖?”

    “对啊,老大,为什么不能卖?”

    “你不卖,哪里有钱让茂茂去长安?”何必平同样踩在凳子上上对景天说着,两人间近乎又有了斗嘴的征兆。

    “你知道这纹龙铠我是怎么得来的吗?你知道我回来时为何不见了玉佩?”

    景天拿起纹龙铠的胸甲有些郁闷的说道:“我的玉佩被一个神经病抢走,说是等以后再还给我,至于这纹龙铠则是一个突然消失的老头给的我,卖了我就会死!”

    惋惜的摸了摸这银光闪闪的胸甲,随后将那被自己一同包裹起来的画卷拿出,“这就是抢我玉佩的人留下的,说我是救世主,你们说可不可笑?”

    “切,就你还当救世主?”何必平直接推开递来的画卷,抓起自己的算盘回到柜台,至于丁伯也是带着惋惜离开,倒是徐茂山抓着龙纹铠一脸疑惑。

    “老大,我怎么感觉这盔甲不对劲啊?”

    徐茂山的话瞬间吸引了刚回到柜台不久的何必平的视线,就连刚踏出门栏的丁伯也是将脚收了回来。

    “怎么?还会是假的?”

    景天没有在意徐茂山的异态,而是抬手将画卷抛到那空置的架子上。

    “不是啊,老大,真的不对劲。”徐茂山的脸色渐渐的有些涨红。

    “景天,你不会带回来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看着茂茂那渐渐变得绯红的脸,何必平也有些懵,胆子极小的他直接蹲下,仅仅将眼睛露出。

    何必平的胆小引的景天一声嗤笑,不过依旧没有回头,直到自己的肩膀上多了一件冰凉的东西后才猛然从桌子上跳了下来。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它怎么自己往我身上跑?”

    景天哆嗦着嘴不停的想要将护肩摘下,却又引来胸甲,即便是徐茂山如何的阻拦都没用。

    “现在不穿上,等下怎么能看到重楼的表情呢?”

    三清殿内林夕与无量天尊相对而坐,中间这是摆放着一盘棋局,不过两人都未落子,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棋盘上幻化的景象。

    “估计他会直接将景天当作飞蓬了,可惜头盔被慕容紫英连同悯生剑送到了蜀山。”无量天尊笑着说道。

    林夕笑而不语,再次将视线投向已经被纹龙铠覆盖的景天。

    “老大,我怎么感觉这像是为你打造的啊”看着身披银色盔甲的景天,徐茂山来回打量许久才缓缓开口。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卖了,原来这盔甲这么诡异。”何必平也是绕着景天转着圈,想要身上摸一摸,却又有些顾忌。

    丁伯则是蹲在景天旁看着,嘴中更是啧啧称奇,“景天,看来你和龙阳太子的身形一般无二,不然这盔甲也不会如此合身。”

    三人的反应让景天的脸更加的绿,“我是让你们想办法让它脱下来,而不是看我。”

    “这盔甲没有锁扣,我也不知道怎么脱。”丁伯起身无奈的摊着手说着,不过脸上倒是带着许些笑意,“不过你穿上它倒是卖相不差。”

    “茂茂,你最先发现它不对劲的,你知道怎么脱下来不?”景天一边扯着护腕一边对向丁伯竖大拇指的徐茂山说着。

    “不知道”

    徐茂山的话更加的让景天心凉,嘴中更是哀嚎着,“老子不想尿裤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