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网址,体验金网址大全

体验金网址大全 > 其他小说 > 仙欲游 > 第五十一章无本买卖
    这幼小白虎,已是吃的虎嘴满是油腻,接着又对陈末倒好的茶水,直接牛饮水般喝了起来。

    如此的吃喝,那幼小白虎肚子似无底洞般,吃了足足几刻钟,都没有鼓起来,而陈末所点的那多肉食,却已被一扫而空。

    见此,陈末随意的喝了些茶水,起身准备赶路,而吃喝已完的幼小白虎,却用它那油腻的虎嘴,直接对着陈末身上的长袍摩擦了起来。

    摩擦完后,不顾一脸苦笑的陈末,幼小白虎就带着天下舍我其谁的姿态,从酒桌上蹦跶了下来,很是悠然自得。

    正在一虎一人吃饱喝足准备离开时,从天上御剑飞下来五六个修者,这些修者都脸露傲气,其中一领头模样之人,手拿着一副画像上前,向酒肆里的一伙修者问道:“剑宗追杀要犯,尔等可曾见过?”

    起身正准备带着小白虎离开酒肆的陈末,见到画像中的自己,和温柔女子的画像,并没有慌张,而是沉默的继续向酒肆外面行去。

    酒肆中那被问的修者,望着画像上所画之人,笑着回道:“这画上的黑脸碳头倒是没有见到,不过这画像中的美人,倒是挺想认识。”说完,就轰然大笑了起来。

    问话的领头之人,听到如此耻笑,顿时觉得有些抹不开面,怒吼出声,瞬间御使飞剑,向那所笑的修者攻去。

    对于这突然就打起来的修者,这酒肆老板,像似很有经验般,没有前去说什么劝架之类的话,而是收拾了一些值钱物件,就向小镇奔去。

    其他在酒肆里面吃饭的修者,见到有修者打架。一些滑头的,趁着老板顾不上结账的功夫,御使着飞剑,向天上飞去,打算做个逃单者。而一些不闲事大的修者,就一脸看好戏的心态,跑到外面的天上观看了起来。

    至于带着幼小白虎的陈末,他们这一人一虎,即没有看热闹的兴趣,也没有逃单的必要,反而继续悠闲的向小镇方向行去。

    见飞剑向自己攻来,那个耻笑的修者,脸上没有显露出多少害怕。反而不紧不慢的从须弥袋中,掏出了不知何材料而成,似盾牌模样的武器,挡下了飞剑的攻击,且一脸兴奋的喊道:“兄弟们!抄家伙。干他丫的。”

    随着他的喊叫,与他同桌的几个修者,也是脸露兴奋,从须弥袋中掏出了武器、法器,然后向那剑宗的其他修者攻去。

    只是瞬间,这双方修者已是在这露天酒肆打斗了起来,各种散发光芒的术法乱飞,还有各式飞剑,明晃晃的在空中相交,发出不断的锃锃之声。

    一片混乱。

    带着幼小白虎,远离了酒肆的陈末,后方却跟着一群鬼鬼祟祟的修者。这些修者对于那酒肆的打闹,没有兴趣,他们只是一群为了利益的佣兵修者。

    在前方行走的陈末,五识大增的他,自然已察觉到在后方跟踪他的修者,但是陈末并没有马上说透,而是不着痕迹的带着这群修者,向无人地带的山坡方向行去。

    后方鬼鬼祟祟,跟着陈末的那些佣兵修者,见到前方的一人一虎,走进了渺无人烟之地,自然是脸露笑容。这正是他们所希望的,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掉金猪,不就是他们这些做无本买卖的最爱吗?

    那个向小镇奔去的酒肆老板,没有行多久,就见到正在镇上巡逻的修者护卫,连忙跑了过去,一阵求救式的喘话后。巡逻的修者护卫,一边吹响支援之音,一边跟着酒肆老板向他那露天酒肆奔去。

    巡逻护卫能如此积极,不是他们对自己的职责负责,也不是他们与酒肆老板相熟,只是单纯的利益关系而已。

    修者的世界,财侣法地,四字修真要诀,可不是胡乱说说的。这露天酒肆正好坐落于小镇的交通要道,那是财源滚滚,可是其中的麻烦事也不少。

    人为什么拼命修炼,长生是一回事,要紧的是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什么见义勇为、锄强扶弱、打抱不平、当个大侠、走上人生巅峰。当然也有些人喜欢调戏良家妇女、烧杀抢掠、做个无恶不作的坏人。

    说的通透些。拼命修炼;无非就是做个不受规则束缚的人。

    人一旦学了些厉害的能力,自然就想打破规则,好勇斗狠,快意恩仇,一言不合就开打的生活。

    露天酒肆这样的地方,不就是人来人往的聚集之地,这里三天一打,二天一闹,已是平常。而他们这些巡逻护卫,自然不会平白无故的浪费人力去保人平安,所以这酒肆老板的孝敬,怎会少的了他们这些维护治安的修者。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们懂得,那酒肆老板自然也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所以出事以后,酒肆老板想到了也会是他们,而他们也不会平白受人那多孝敬,而去选择旁观。

    随着小镇的巡逻护卫,赶到露天酒肆以后,那里的战斗也进入了白热化。这些巡逻护卫,先是在旁边喊一些投降不杀之类毫无营养的话,见双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也没有上前武力制止。而是把战斗双方的修者围在了一起,防止他们事后逃脱,就悠然自得的在一旁观看了起来。

    什么左勾拳,右勾拳。那些看热闹不显事大的话,在战场上不断的起哄,响彻了起来。

    在战斗的双方,见巡逻护卫以来,双方已是打出了火气,自然不会就此罢手。现在又听旁边修者不断的起哄声,哪能服软,杀的更加难解难分。

    向无人山坡那里行去的陈末,带着幼小白虎,行到了一处凹进去的土坡后,就趴伏了下来,坐等那跟着他们的修者。

    很快,没有让陈末和幼小白虎久等。那些跟来的修者,已是面露凶光,手握着各式法器、武器,向陈末所消失的地方行去。

    当他们见到趴伏在土坡上的一人一虎,虽有片刻失神,却已知行踪败漏,哇哇大喊出声,其中一满脸络腮胡子的凶汉,恐吓道:“小子!实相点。把身上的金元和宝贝,统统拿出来,也许还能留你一条狗命。至于你旁边的小白虎,大爷也替你收了去。”

    “哈哈……”

    凶汉说完,就和身边的同伙哈哈大笑了起来。

    趴伏于土坡的陈末,脸露一丝害怕,慢吞吞的从背上把神剑天缺抽了出来。

    散发着闪电云雾的神剑天缺,让凶汉和他的同伙,已是脸露贪婪,不断的威吓着陈末:“小子!快点把那神剑扔来。”

    在陈末旁边的幼小白虎,早已是一脸不耐烦的虎样,在陈末刚掏出神剑不久,就向那伙脸露贪婪的佣兵修者奔去。

    一阵罡风拂过,那些贪婪的佣兵修者,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就被幼小白虎那怪异的虎掌,直接拍飞在地。

    吐出血的他们,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害怕,可是等待他们的却是眼前一花,脖颈之处,一个血口子不断的在冒热血呢!眼神却已经涣散。

    解决了这些拦路打劫的佣兵修者,陈末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改变,默默的收好带着一丝血迹的神剑天缺。看了看四周,把那些佣兵修者腰上的须弥袋收了起来,就带着一脸傲气虎样的幼小白虎,继续向小镇方向行去。

    到了小镇门口,耳边若有若无的听到那些路人者所说;刚才在露天酒肆中闹事的双方修者,已被小镇巡逻修者守卫羁押。至于等待那俩伙修者的是什么,陈末也没有心思去关心,而是向小镇中最豪华的一处宫殿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