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网址,体验金网址大全

    此为防盗章, 补足订阅即可看到

    第二天早上,方知浓就被于丽英从被窝里捞出来,洗漱洗漱,头上用大红花扎了两个羊角辫, 大人觉得喜庆,方知浓只想扯掉,在她扯了两次明确表示不想要以后, 于丽英就放弃了。

    给她带个小帽子,方知浓才接受,于丽英还遗憾地说:“扎小红花多好看,你这小娘鱼怎么就不喜欢,你小姨特地留给你的。”

    方知浓:……

    今年过年暖和,而且是个好天气, 方季康抱着方知浓, 于丽英牵着方如初, 街道上的店面基本上都关了, 走动的人也都是去走东西的,手里都提着东西。

    走到筒子楼这里,就能闻到各家烧饭烧菜的味道, 在以往, 谁家烧了什么好东西, 味道藏都藏不住, 现在是过年, 家家户户都吃好的, 也就不突兀了。

    “老王,借我几块煤,下次还你。”

    “诶诶诶,你上次借我们家的还没还呢!”

    “今天比较急……”

    “你怎么还在用水,我要洗锅了。”

    大家都急匆匆的,一层楼就那么几个水龙头,谁家都要淘米洗菜,楼道狭窄,上上下下困难,于丽英习惯了乡下宽敞的大屋子,看着昏黑的小楼道,竟是有些不习惯了。

    于丽英家在二楼,楼梯在水龙头边上,所以楼梯口这边潮湿得很。

    李利芳戴着手套在给鸡拔毛,坐在小板凳上,一边和旁边的人闲聊:“……丽英送过来的。”

    “乡下的土鸡啊,瞧着是结实,昨天送过来的啊?哎呦咋不在乡下杀好了送过来,我说怎么叫了一个早上。”

    李利芳有些尴尬又忍不住埋怨:“昨天送过来的年礼,今年送了一对鸡鸭过来,鸡屎鸭屎拉了一地。”

    “哎,农村不都鸡屎鸭屎满地吗……”那人话语戛然而止,尴尬地看到方季康一家,忙补救道:“丽英来了啊,乡下的鸡就是肉质结实……”

    于丽英没有应话,对方知浓和方如初说道:“还不快叫大舅妈。”

    “大舅妈~”两个小孩子乖乖地说道。

    李利芳忙点头:“诶,真乖,快进去,外婆早就等你们了。”

    方季康笑着说:“利芳姐,你继续忙,我们进去了。”

    一家人一边走进去,方如初的声音在楼道里清楚地来传来:“爸爸,我们家明明没有鸡屎鸭屎,比这里干净多了。”

    “阿姨没去过我们家,所以不知道。”

    “外婆家为什么这么小,比我们家厨房都小……”

    那人心底暗暗呸了一声,再大也是乡下,现在这里可是市里。

    于丽凤一家已经来了,估计也是刚来没多久,外套都还没有脱,人一多,屋里头就小得不行,几张板凳上都做得满满当当,桌子上放了干货,于老头于老太笑得脸都皱成一朵菊花了。

    方知浓刚被方季康放下,就被其他几个大人抱了过去逗,这个时候的小孩子最是好玩,奶声奶气会说话却又说不好话的时候。

    她一个个叫过去,疙疙瘩瘩地说着祝福的话:“大,舅九,恭喜,发柴。”

    小孩子就是这点好,说啥都是讨喜的,方知浓也毫不客气地卖萌骗红包。

    大人们闲聊了,于眉就主动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职责,带弟弟妹妹到自己房间去玩,方知浓也被赶了过去。

    王芬和李利芳在外面做菜,于老太偶尔过去帮帮忙,今天谁家的门都是敞开的,认识的还会过来窜门,到了下午更是热闹得不行。

    不一会儿就有认识人过来了,还自带了板凳,屋子里闹哄哄的。

    “……这衣服是丽凤买的,广州的货呢,我这一把年纪的非要给我款式这么新的。”于老太嘴里说着不好,可这笑容就没止住过。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聚在这儿闲聊的人才散去,地方小,基本上自家人就不怎么会上桌。只有男丁上了桌,女人还在烧菜,也是为了好看点,总不能客人在吃她们在旁边看着。

    还好小孩子吃得快,没吃多少就吃饱了下桌了,女人们正好可以上桌。

    “丽凤,你这服装店今年赚了不少吧?广州的衣服就是款式新好卖。”李丽芳问道,也是有打探的意思。

    于丽凤含糊地说道:“也就那样,年底生意肯定好一点,赚肯定赚了的,肯定没你们这么稳定。”

    但所有人都知道,肯定是赚了不少的,杨建设是吃公家饭的,还是做办公室的,杨建设的爸爸也有点能耐,是技术工人,今年还升职了,工资更高,于丽凤开个服装店,那叫锦上添花。

    杨建设笑着说:“也没啥不可以说的,也就赚了个把万,当初我说开个衣服店,丽凤还犹豫,你瞧现在多赚钱。”

    于老太捧场道:“女人家胆子小,还是建设你有头脑。”

    于丽凤暗暗地瞪了一眼杨建设,恼怒他钱财外漏。

    杨建设也没别的毛病,就是个爱炫的性子,是个能说会道的人,这是于老太亲自定下的乘龙快婿,满意得不行。

    于丽英瞧着嫂子和弟媳那热切的态度,不置可否,就默默地吃菜,方季康还偶尔搭两句话。

    “季康,你那厂怎么样?今年赚了多少?”于振国举起酒杯,朝方季康示意一下。

    方季康抿了一口,道:“今年还在还之前留下来的外债,赚了的也还要发工人的工资。”

    杨建设说道:“季康可是大老板,我们领工资,他发工资的。”

    “咱们社会主义国家,肯定公有制占主体,你看现在的大企业都是国有的。私有制到底还是少数的,虽然国家放宽私营了,总归还是公有制好的。”于振兴又是这一套理论。

    方季康自知说不通,若非是大舅子,不然于他当真懒得同这种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说,他大舅子,说得好听点,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难听点就是自以为是。但大舅子这人又是老好人,又热心肠,大抵也是出于好心,总是爱说教。

    吃过午饭,整栋楼都聚在几户人家,摆起了麻将桌,方季康玩了几把,都赢了之后,见他们越玩越大,让给了别人。

    方知浓被于眉带着玩了n回过家家,还不如让她看报纸了!

    去年于丽英考了执业药师证,年初成绩才出来,她考过了,顺利拿到了药师证,但这个证对她来说根本没有什么用,不过考了也就考了,挂出来好像看着专业一点。

    厂里今年生意不错,订单非常稳定,尤其是改良了电线,新的电线比之前更细,传输更好,市政工程之后,别的镇的电力局也都从方季康这里订电线。

    今年方季康适当地提高了点工资,工人们已经有了盼头,不再彷徨自己不是吃公家饭,这工厂还能继续经营下去,就还能有一份工资,也总比失业好。今年分了几个班次,轮流来做三班倒,加班的有加班费,大家都非常地积极。

    这个年代的人都是苦过来的,他们并不怕苦,怕的是穷,怕的是没工作,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

    而相比之下,市里的工人们却动荡不安。

    今年一开年,政府就放出消息,国企将要全面自负盈亏了,以后国企就自己经营,自己制定章程,国家不再负责。

    厂里面就有传言,以后的工资可能就没那么高了,以前有政府兜着,现在没有政府了,工厂得盈利啊,不然哪来的钱发工资。

    厂里都议论纷纷。

    “这咋行呢?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

    “为什么下调工资?”

    所有人仍然不觉得国企是会倒闭的,他们只觉得这只是一个变动,国企还是国企。

    于振兴作为一个小领导,也是难做的很,既要让上面满意,又不能让下面不满,只能一家一家地去说。

    厂里怨言四起,累及于振兴,都说:“他们做领导的当然不担心,工资肯定比我们高,我们降低的工资全补给他们了吧。”

    于振兴当真是全心全意为了厂里好,被这般说亦是气得不行,放话说,他们工资多少,他就多少工资。

    李利芳那个气啊,和于振兴大吵一架:“你说你做个小主任,自家没捞过一点好处,现在说降工资,你原本的工资难道不降?你要和他们一样?你有没有想过家里头!你怎么说的出口的,别的领导不说,非要你说!”

    于振兴辩解道:“现在厂里困难,我这也是出一份力,等以后好了,肯定还会涨回去的。我也不能让领导难做啊……”

    “你就想着别人,你有想过家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