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网址,体验金网址大全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573章 感觉到了恶心

    苏孜薇在空间修炼足了那个一个时辰后,便出了空间。

    好这才感觉到肚子有些饿了,看了下时间中午12点多,都过了饭点。

    容尘瑾见她从空间出来后,身体似乎又恢复了之前的状况,心里悬着的那块石头才放了下来。

    “以后你做什么事我都得在边上守着你。”他板着个脸,声音极其严肃。

    要知道,他刚刚可是担心死了,苏孜薇在她眼中一向是很强悍的,那种柔弱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苏孜薇赶忙上前,极力的讨好道,“好啦好啦,这种事我是第一次遇上,还有这种病例也是第一次遇到。

    对了,之前没跟你说,我们就江崎海山庄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卫燕的不对劲。

    她似乎认识冯远山,而且对他恨之入骨。”

    “怎么会?冯远山一直在华国,怎么可能跟她有交集?”容尘瑾虽然这么说,心里却隐约有种不安的感觉。

    “谁说他一直在华国,你都这么多年没联系他了?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苏孜薇把她自己的猜想说了出来,“我怀疑这是前师母。”

    “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卫燕跟江姨的招式可能都是冯远山教的。

    卫燕当初有可能是被人迫害致死的,就跟我母亲一样。”

    容尘瑾摩挲着下巴,“你有没有觉得冯美姝跟卫燕有些相像?”他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之前看卫燕有种熟悉的感觉。

    “老公你还别说,真有几分相像。

    她脑中淤血清除后,应该就会恢复记忆,我们想知道的事,应该马上就有真相了。

    好了,饿了吧!我们去下面看看有没有吃的?”

    苏孜薇这么一说容尘瑾这肚子还真的配合的叫了起来。

    他有些不好意思,想说不饿都不行。

    两人下了楼,发现陈**正在厨房手忙脚乱的煮东西。

    陈**之前对苏孜薇的不信任她倒没怎么在意,如果这事摊在她老公身上,说不定说出的话来更恶毒,更伤人。

    “陈哥,你这是干嘛?”

    按理来说,家里佣人应该也不少,这种事也轮不到他来做。

    陈**有些不好意思,“这不刚出了点事,我不放心别人做的东西,想给燕子做点吃的。

    别的也不会做,就想煮点粥。”说完他的手又局促的搓了搓。

    “家里菜有没有?”苏孜薇问道。

    “有是有,但我不会做。”

    “你光记得燕子啊!怎么把我们这两个客人的午餐都忘了。”

    “我也没吃。”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苏孜薇也不再打趣他,“卫燕这情况,不需要吃流汁,好好吃一顿才能补充元气。”

    她招呼了一下容尘瑾,“老公,你来帮我打下手,陈哥你先出去,我帮你做饭。”

    陈**脸上面露羞愧之色,想起之前对苏孜薇的态度,“今天是陈哥不对,你可别跟我一般见识,陈哥我是个粗人,……”

    最后的话被容尘瑾堵了回去,“知道错就在外面好好反省反省,也别在这里添乱了,在外面等着吃就行。”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在陈**那里听到了他肚子里打鼓的声音,他听觉敏锐,那声音都是放大了的。

    陈**想继续说,最后嘴哆嗦了下,把话咽到了肚子里。

    不到半小时的时间,苏孜薇饭做好的同时,菜也端上来了。

    陈**心心念念的记着卫燕还没吃,要先给她送上去。

    苏孜薇熬了汤,因为时间紧迫鸡肉她是在空间里烧的,还给老胡留了些放在空间。

    她早料到陈**会先端上去,已经给卫燕盛开了一份。

    卫燕此时已经接收完以前全部的信息,暗自下了决心,不会放过冯远山这个伪君子。

    她看到陈**把饭菜端来了,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这么多年,陈**还没有把她放下,而且说一直未婚单身,如果她不出现,估计他可能就一直会这样孤独终老。

    这样的男人应该心疼,她心里莫名有些感动,或许嫁给他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这个男人不仅可以保护她还可以帮她报仇。

    想到这,她坐起身来,“我已经没事了,感觉身体比以前有劲多了。”

    因为她服用了苏孜薇那颗培本固元的药丸,那可是用成精的千年人参须,还有孢子粉等多种名贵药材做成的。

    老胡可是为了给人吊命才研制出来的,何况那些东西都是空间长得,灵气十足,比外面那些药力强了百倍。

    不过卫燕的肚子里现在还是空着的,所以她看到陈**端来的饭菜,立马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卫燕有些不好意思,陈**说道:“路上遇到点糟心事,就把吃饭的事都给忘了。”

    “怎么家里又请了新的厨师?”

    这段时间住下来,卫燕可是知道的,陈**对吃的并不讲究,不过因为她住在这里,他找了个会做中餐的厨师。

    那厨师换着花样做的那几道菜,她都耳熟能详。

    于是她好奇的问:“这菜是你做的?”然后想想,又不太可能,“应该不会是你。”

    因为如果他会肯定老早给她做了,也不会等到现在。

    “我是想做,但是笨手笨脚的,小苏看不过去,就帮我做了。”

    “你说的是那个女孩子,就是给我看病的那个吧!”

    然后她拿起勺子,不经意的喝了一口鸡汤,感觉味蕾一下子打开了。

    看着眼前的陈**,仿佛又看到了年少时的他。

    “陈大哥,我想起了很多事,我结过婚还有俩孩子……”虽然下定决心想嫁他,可还是把丑话说在前头。

    陈**制止了她的话说下去,“是你给我许诺的,我不管你以前怎么样,我要的是你的将来。

    什么也别说了,先把饭吃了,等一下凉了就不好吃了。”

    卫燕把汤喝了,“这应该是我喝到过最好喝的。”她虽然年近五十,却吃的像个孩子。

    她把陈**端上来的饭都吃了,有点撑,却感觉幸福满满。

    苏孜薇这边也有些想不明白,她刚做饭的时候,居然感觉到了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