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网址,体验金网址大全

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体验金网址大全 > 八零年代农场主

第207章 夜不归宿的“情侣档”

八零年代农场主 | 作者:火焰淡黄 | 更新时间:2018-11-07 21:04:3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婚内燃情:老公,早上好帝少宠婚成瘾:宝贝,不许撩法医萌妻,撩上瘾!茅山鬼王神级工业主绝色妖娆:鬼医至尊世界冒险传奇不死战神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重生娇妻:小军嫂,有点甜
  “吼那么大声,做什么?”

  陈瑶掏了掏耳朵,一幅自己还很年轻,真正耳聪目明的不以为然姿态,嘴里说出来的话,却犹如淬毒的匕首一般,一次又一次地冲杵在门边,捏着拳头,低垂着头,仿佛下一刻就会暴起伤人的罗排长扎去。

  “遮掩你的心虚?呵!真那么有骨气,早做什么去了?”

  “你!”罗排长将拳头捏得“咯吱”作响,浑身的戾气再也无法控制地暴发出来,突然迈开脚步,往陈瑶的方向而来。

  陈瑶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原本悠哉惬意的神情,瞬间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浓浓的警惕和戒备:“你要做什么?我可告诉你,今儿,你敢冲我动手,明儿个,我就闹到部队里去,让大家都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罗排长突然驻足,猛地抬起头,倒竖的剑眉,锐利的眼眸,抿成一条线的薄唇,和那阴沉如水的面容,都让陈瑶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头凶残的猛兽盯住似的,头皮发麻,后背冷汗直冒,心里在疯狂地大吼“快跑!快跑!”然而,身体却不受控制,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头猛兽,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会死吗?

  在最后一刻,陈瑶忍不住闭上双眼。

  罗排长眼带嘲讽狠戾地看了眼乖顺得如同一只鹌鹑的陈瑶,身侧捏紧的拳头,不仅没能松开,反还捏得更紧了,就连腮帮子,也被他咬得酸疼不已。

  当初,他,怎么就一时眼瘸,娶了这样一个“丧门星”回来?

  早知如此……

  “砰!”

  大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总算,将沉浸在自己“脑补”出来的一幕幕凄惨剧目中的陈瑶,那不知陷到何种可怖场景中的思绪揪了回来。

  也是这时,陈瑶才发现,她新换的睡衣,竟然被汗打湿了!

  目光在那扇紧闭的大门处停留许久后,陈瑶轻扯嘴角,脸上那些本不该存在的惶恐忐忑等情绪慢慢地褪去,眼底也浮现一抹讥诮和凉薄:原以为是一只没脾气的兔子,万万没料到,竟然是一只凶残可怖的老虎!

  可,那又如何?

  刚才,也就是她一时不察,否则……

  ……

  林家

  如果说,周末,罗清婉没回家这件事,给罗家带来的影响,不过是罗排长和陈瑶这对夫妻的又一次“冷战”,那么,最近半年里,因为薛玲这个“外来因素”的影响,而在罗清婉那陡然间变得花样百出的“勾引”手段里败下阵来,屡屡为罗清婉而不顾林薛两家的渊源,杠上薛家的林佟,突然间的夜不归宿这件事,就让林家向来温馨祥和的家庭气氛,陡然间降到冰点!

  在客厅里的空气越发地冷凝,在众人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满腹的惶恐不安等情绪,败服在林将军身上流露出来的煞气和杀气的侵袭下,做一只瑟瑟发抖的鹌鹑时,林将军突然出声了。

  “老大,去罗家问问,昨晚,他们家的姑娘是不是也没回家?”

  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仅被点到名字的林家老大,就连其它的人,心里也都浮现出同样的疑惑茫然来。

  ——难道,老爷子终于要开启“护短”的姿势了,将手段尽出地勾引人,到了这个时候依然不消停,反还有些莫名倚杖上窜下跳的罗清婉摁死?

  “爸?其实……”

  和因为许多种原因,而不太关注林佟,甚至,说句不好听的,还因为林佟的行为带坏了林家家风,而难免对林佟生出嫌恶,恨不得林佟下一刻,就被林将军狠狠收拾一通的“看好戏”姿态的林家人相比,林家老大这个林佟的生父,却还是很关注林佟这个小儿子,也是第一时间就知道林佟一夜未归这件事。

  只不过,还不等他想出个“遮掩”的法子,就被林将军察觉到了,并当着众人的面,毫不留情地捅破了!

  然而,都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疼幺儿”,再加上,当年,薛家五代单传的小公主薛玲出生后,薛将军那几年“挑选未来孙女婿,进而早早培养”的动作太大,因此,他也是存了一分心思。

  这人嘛,不关注,不疼爱某个儿子,也就罢了,一旦开始关注疼爱,进而从方方面面培养起来,就难免倾注许多心血和精力进去。最终,遇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偏袒起自己疼爱了十来年的儿子。

  所谓“习惯成自然”,莫过于此。

  眼下,林家老大就如此——打心眼里地觉得自家儿子,怎么瞧,都是那样优秀得耀眼,难免吸引一堆狂风浪蝶,又难免因为自家多年来正直端方的教养,而被存了“攀龙附凤”之心的人盯上,从而在琢磨了数年后,研究出一套合情合理的应对法子。

  比如说,罗清婉。

  然而,林将军完全不能体会到林家老大这片“老父亲的慈爱之心”,而是皱着眉头,冷喝道:“儿子都要娶媳妇,抱孙子的年纪了,还像个三四岁不懂事的小儿一样吞吞吐吐,语嫣不详?说!”

  虽然,从小到大,没少被林将军这般训斥,但,就像林将军所说那般,林家老大的大儿子林伟都已经24岁了,因此,很多年前,林将军就已经不再像当年那样随意喝斥打骂林家老大不说,就连偶尔父子俩的意见不同,也会特意将林家老大叫到书房里,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当着其它几房人的面就这般肆意喝斥的!

  当然,最让林家老大觉得脸面扫地的,莫过于在场的人,除了他的几个弟弟和弟媳妇外,还有他自家儿女,以及,侄儿侄女们!

  “我今天在军区,遇到脸色不好的小罗……跟他聊起来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昨晚,罗家姑娘没回家……”

  说到最后,林家老大的声音也变得微弱起来,只恨不得地板突然裂开一条缝,那么,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跳进去,将自己深深地埋起来。

  没办法,如果,到了这个时候,他还能不明白自家老爷子的做法,那么,他也就枉担了“林”这个姓,枉为林家钦定的将接掌家业,带着一大家子人奔向一个新高度的“准家主”!

  林将军深深地看了眼林家老大,最终,还是决定点到为止,不再当着众人的面,尤其,当着众多小辈的面,继续扒林家老大的脸面。只是拿一双冷厉的眼眸,一一地扫视过在场所有人。尤其,在那几个别有心思的儿媳妇身上停留了许久,才在众人再次瑟缩成鹌鹑之前,慢吞吞地收回视线。

  “我不管你们私下里是怎么想的,但,今儿,我将话撂到这儿了,如果,再有第二个像林佟这样,被一个小丫头迷得七晕八素的,出去后,别说是我老林家的人!我老林家丢不起这个脸!!”

  众人:“……”

  虽然,他们年轻,但也不会气盛到像林佟这样,轻易就中了一个黄毛丫头的“美人计”啊!

  再说了,他们也不是林佟那种被家里人宠得光长个子,不长心眼的蠢货!说他是“傻白甜”,都有些侮辱了这三个字呢!

  ……

  被罗家和林家关注的罗清婉和林佟,此刻,在做什么呢?

  当然是“约会”啦!

  要知道,对每一个热恋中的人来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而,他们有将近一个周没见面了,换算一下的话,就相当于有六七年没见面了,哪能不想念?

  惯例的一通娇嗔歪缠,倾诉了一通离别的惆怅后,罗清婉和林佟就肩并着肩,手牵着手地往华侨商场而去。

  在两人将商场逛了个遍后,林佟就在罗清婉诸多“这件衣服,质量差,样式旧,不如我那厂里生产出来的”“这件首饰,适合年纪大一些的人佩戴”“这款手表,看起来确实精致,但价格虚高,还不如你上次送我的手表实用”话语中,最终,和往常那样,买了些糖果糕点等看起来很讨女孩儿喜欢,也能进一步讨好岳家人,真正可以用“高大上”这类词语来形容的东西,就又和罗清婉举止亲昵地离开了。

  却不知身后,商场里隔三差五,就能见到这对“小情侣”的售货员们,那白眼只恨不得翻到天上去了!

  ……

  就在林家和罗家两家人,都因为林佟和罗清婉“夜不归宿”这件事而闹腾起来的时候;就在顾美美一边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地要将顾珊珊引到“正途”,一边却又按不住满腹的嫉妒,想着即便碍着“姐妹”情谊,而不能将顾珊珊打压到尘埃里,却也要让顾珊珊不要再像上一世那样光彩熠熠到顾家所有人,都只能看到顾珊珊的身影,眼里心里再也没有其它人的模样时,薛家也出现了一场“闹剧”!

  “啊……”

  “嗷……”

  深更半夜,最是寂静无声的时候,突然冒出来的这几道,一道高过一道,仿佛被人剁了四肢般的由灵魂深处迸发出来的惨烈哀嚎声,瞬间,就惊起无数灯火。

  而,在无数被扰了清梦之人的咒骂中,或者,翻身下床,察看究竟的情况中,事件的中心地带——薛家,向来警醒,却从没什么“起床气”的薛将军,也不复往日遇到任何事情时都板着一张脸,瞧不出有多余情绪,更逞论什么惶恐忐忑等不该有情绪的模样,而是一幅好梦正酣时,陡然间就被人打断不说,还被人当头泼了好几大桶冰水,更被人指着鼻子说那所谓的好梦都只是“白日梦”般,生出无尽的怒气!

  “啪嗒”一声,薛将军打开了过道的灯,看着一路从楼梯上滚落下来的四人,面无表情地说道:“薛志国,薛志富,薛志民,薛志强,你们又在闹什么?”

  薛志国四兄弟:“……”惨了!惨了!!老爷子竟然不叫他们的小名,而唤他们的大名了,这得多生气啊?

  能祈求时光倒流,回到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那一刻吗?!

  就在四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还不忘记在心里琢磨着,应该推哪位“难兄难弟”出去,挡挡来自于老爷子的炮火时,关键时刻,一身浅橙绣花睡衣的薛玲,也捂着嘴,打了个大哈欠,睡眼惺忪地出来了。

  “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你们虽然在家里待了没几天,但,在部队里训练了那么久,就算摸黑,也该知道自己的门往哪个方向开的吧?咋一个两个的,就摸到我房间里来了?”所以,也就别怨她,在察觉到房间里不应该出现的气息时,瞬间,就在深度睡眠,不那么清醒的状态下,做出来的拿刀子捅人的“应激反应”!

  然而,薛玲这番纯粹是为自己辩解开脱的话,落到薛将军耳里,却让他立刻皱紧了眉头,看向薛志国四兄弟的目光也仿佛淬毒的匕首,正一下比一下狠地凌迟四人,让四人蓦然间就生出一种即将奔赴九泉的不祥预感来。

  这其中,以年纪最小的薛志强,最开始顶不住地举白旗投降:“爷爷,我们只是大半个月没见着玲玲,好不容易摸黑回到家,就想能第一时间见到玲玲……”所以,闯门这件事,并不是他们的本意!真的,他们比六月飞雪的窦娥还要冤!

  “薛七?”薛将军并不相信薛志强的话,“你们这个时候,应该在学校。”

  四兄弟中,年纪最大的薛志国,来不及瞪不经意间就“出卖”自家几兄弟的薛志强一眼,面对薛将军那越发阴沉的面容,心里连连叫苦,脸上还不敢显露分毫:“爷爷,我们圆满完成了训练任务,得到了教官的批准,可以提前离开学校回家休整几天,以饱满充沛的精力,来应对接下来的挑战。”

  “咦?”薛玲手里那把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快到极致时,轻易就眩花眼的匕首,滴溜溜地打了个转儿,就轻巧地停在她的指尖,虽然,大脑依然处于一种“睡意朦胧”的不清醒状态,却依然下意识地问出自己心里的疑惑:“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你们没回G军区?”
PS:书友们,我是《八零年代农场主》的作者火焰淡黄,微信阅读推荐您关注体验金网址大全免费小说阅读公众号slshuyuan(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八零年代农场主最新章节/balingniandainongchangzh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开挂吃鸡侠开挂吃鸡侠十方剑魂十方剑魂少年小医仙妖孽至尊兵王都市无上魔主地狱中爬出的神都市仙医归来网游之至尊大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