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网址,体验金网址大全

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体验金网址大全 > 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

213.做个交易

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 | 作者:久陌离 | 更新时间:2018-11-08 03:29:1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婚内燃情:老公,早上好帝少宠婚成瘾:宝贝,不许撩都市极品小医圣法医萌妻,撩上瘾!神级工业主茅山鬼王兵者绝色妖娆:鬼医至尊完美至尊小娇妻,你被捕了!
  水玥面无表情,顺便在心中暗暗唾弃自己一番,明知道在这女人的心里,靳修溟是个完美好男人,自己说什么他的不好。

  “他有事走了,估计过段时间会回来。”清歌说道。

  “这人黏你黏得紧,竟然舍得离开你,稀奇。”水玥笑呵呵。

  清歌黑线,“怎么到了你口中,我家靳医生就跟一变态似的?”

  “他就是好不好!”水玥小声嘀咕,但到底没有大声说出来,靳修溟是个护短的,眼前的女人也是个护短的,容不得别人说一句靳修溟的不好,自己也别去讨嫌了。

  想到这里,水玥抛开了靳修溟的话题,想起了另一件事儿,“今天杰西给我打电话,说你要的货明天就会到达南罗国边境,让你自己去取货。”

  清歌挑眉,“这么快?”她前天才给杰西打了电话,预定了一批武器,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

  水域翻白眼,“你要的量又不多,蓝焰总部就有现成的,当然快,要不是夏国最近查的严,他本来是打算给你送到东陵市来的。”

  “那行,我今天晚上就出发。”东陵市距离南罗国的边陲小镇还是有点距离的,晚上出发估计明天傍晚才能到。

  “不用了,我已经跟杰西说过了,我去拿。”

  “你一个人可以吗?”

  “带上林平啊,免费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

  清歌想了想自己的几个小弟,龙建波能力是有,但忠诚度还有待考验,刘洋太过死板,卫东圆滑有余,细心不足,狄丰宝还是个半大的孩子,想来想去,最合适的人选确实只有林平了。

  “行,我身上的枪到时候给林平,你们一路上注意安全。”

  水玥摆手,“算了,那个你还是留着备用吧,我是去取货,不是去做交易,杰西又不会伤害我。”

  清歌想起水玥跟杰西的关系,笑了笑,的确是自己想多了,杰西伤害谁都不会伤害水玥,这次的行动根本没有一点危险性。

  想罢,她点点头,“行,那这件事交给你了,正好趁着这段时间解决另一个问题。”

  水玥惊讶:“什么问题?”

  “你忘了熊大力的舅舅是这一片警局局长了?”

  水玥恍然大悟,她还真的将这件事给忘记了,主要是熊大力这人被关起来后他们就没再注意他,倒是忘记了他舅舅的事情还没解决,以后要在这一片混,还真是要先把路给探好,要不然万一以后那人找麻烦,时不时来酒吧或者KTV骚扰一下,他们都不用做生意了。

  “你打算怎么做,需要我帮忙吗?”

  “这种人求无非是钱,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算问题,我心中自有打算,你别管了。”

  水玥见她胸有成竹,自然也不会再问。因为还有事情,所以水玥很快就离开了,顺便给林平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去机场集合。

  清歌一直等到天黑,终于接到了卫东的电话,说是张德江找她,张德江就是熊大力的舅舅。

  清歌微微一笑,终于找上门来了,她等这通电话等了好几天。

  见面的地面约在郊区的一个茶楼,距离市区有差不多两个小时的距离,清歌到达那边的时候,正值第二天的下午三点。

  对方还没到,清歌不着急,点了一壶茶,静静地喝着,三点半,包厢的门打开,一个陌生的男子出现在包厢门口,清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张局长,请坐。”

  张德江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一坐下来,视线就盯着清歌,“大力呢?”

  清歌淡笑,“张局长不用急,先喝杯茶。”她将一杯茶放在张德江的面前,动作不急不缓。

  张德江看着她这从容不迫的样子,心中隐约明白了一些,自己的外甥会输给这么年轻的一个丫头不是没有道理地。

  张德江端起茶抿了一口。

  “张局长,这茶怎么样?”

  张德江点点头,“茶汤清亮,茶味甘,回味无穷,不错。”

  “张局长果然是个爱茶的人,像我就不行了,什么茶到了我嘴里都是一个味道。”

  张德江一直在暗中观察清歌,如果不是妹妹打电话来说外甥已经大半个月没回家,他让人去找,也不会知道赤羽竟然换了老大,既然老大已经换了,那他的外甥呢?

  张德江能当上这个警局局长,自然是用了一点见不得人的手段的,这些年,因为熊大力在赤羽,就在他的管辖范围,这舅甥两个要说没有猫腻恐怕都没人信,也是熊大力无能,不然背靠着这棵大树,早就赚的盆满钵满的了。

  清歌知道这人在打量她,也不介意,淡定地坐在那里,任由他打量,等到他看够了,这才微微一笑,“张局长,我知道你想知道熊大力的下落,我可以告诉你,他现在很安全,没有生命危险。”除了被打成了猪头之外。

  “他人呢?”张德江问道。

  “张局长稍安勿躁,我就是本本分分的生意人,不会做草菅人命的事情的,等我们谈完了,我就带你去见他。”

  “你想谈什么?”

  “在这片混,自然是要来拜码头的,以后我希望赤羽依旧能跟张局长保持长期的合作关系,当然之前我们的利益是怎么划分的,现在依旧怎么划分,而且我还多给张局长半成利,只求张局长以后能给赤羽行个方便。”

  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清歌深知要是在有张德江这么一颗棋子在,对于以后地行事而言有多么的重要。

  张德江眯眼,“看来你所图不小啊。”竟然主动让了办成利。

  “张局长也知道,我们这一行做生意难免是碍着别人的路,以后要是有了麻烦,恐怕需要张局长半个忙。”清歌十分客气,并没有用熊大力去威胁他,这也是张德江进来之后这么久,还能心平气和坐在这里跟清歌谈的原因之一。

  张德江此人虽然手段不是很光明磊落,但是不得不说,要是利用的好,以后在东陵市发展会省去很多麻烦,尤其是赤羽又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

  张德江眯眼,似乎在思考清歌的建议,良久,他没有回答愿不愿意,而是问道:“听说你将烈火吞并了?”

  清歌笑眯眯,“张局长消息真灵通。”并不否认。

  张德江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年纪不大,甚至能称之为小女孩,可就是这么一个年轻的姑娘,在短短不到一个月内,竟然就将烈火给吞并了。熊大力是自己的外甥,没少在他的面前说起过烈火与赤羽的矛盾,自然也对烈火有所了解,所以在知道清歌将烈火无声无息地吞并时,也意识到了清歌的可怕。

  “张局长,其实我们两个合作是双赢的,你想想,我管理道上的事情,等你需要政绩的时候我可以帮你提供政绩,而你只要在我需要的时候给我开个方便之门,还能得到我的感谢,何乐而不为呢?”

  张德江眼神微闪,这个局长之位是他费了很大的心思,甚至用了手段之后才得来的,这几年一直在这个位置上没有挪动过,上面的人已经对他有所不满了,听说明年初就打算换了他,他正在想办法呢,要是真的按清歌所说的,能让自己拿出政绩,那么自己就算是想往上升一升也是可能的。

  想到这里,张德江地心里终于产生了一丝动摇。

  清歌眼睛里浮现一丝笑意,她就知道这人会动心。来之前她仔细查过张德江的底细,这人十分爱财,而且是个官迷,为了坐上这个局长之位,他砸了不少钱,走了不少的门路,要不是前两年上面的领导换了,按照他这么善于钻营的性子,早就升官了。

  想到这里,清歌的眼底又闪过一丝冷意,这人的贪欲果然是无止境的。

  “张局长,你考虑地怎么样了?”清歌温声问道。

  张德江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口喝完了杯中的茶,“那么以后就祝我们合作愉快。”

  清歌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缓缓笑开,“合作愉快。”

  “现在可以带我去看大力了吗?”

  清歌点头,“这是自然,现在咱们都是自己人了,不过人多眼杂,不方便现在就带你过去,这样吧,我给你一个地址,晚上你去那里等我,我亲自将熊大力送过去。”

  张德江也不想被人发现他跟道上的人有来往,于是很痛快地同意了清歌的建议。

  事情谈完了,清歌也没在这里多待,先离开了茶楼,过了半个小时,张德江才慢悠悠地从茶楼里出来,仿佛真的是来喝茶的。

  晚上七点,清歌从地下室中将熊大力拖出来,扔进了后座。

  熊大力被打的有点惨,浑身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尤其是那张脸,整个就是一猪头,他努力地睁开只剩下一条缝的眼睛,惊恐地看着清歌,不知道这个女人想将他带到哪里去。

  清歌从后视镜中看了他一眼,也不解释,直接踩下了油门。

  张德江来接外甥,没想到看到的竟然是一头“猪”,这就是自己的妹妹站在这里也认不出来啊。

  熊大力看见张德江,眼泪一下子就冒出来了,哭喊道:“舅舅。”声音那叫一个委屈。

  张德江气怒,瞪着清歌:“你这是什么意思?”

  清歌摸摸鼻子,安抚道:“张局长稍安勿躁,你也知道我们这种人,下手每个轻重的,难免失手,不过我已经让医生检查过了,他身上都是一些皮外伤。”

  因为熊大力还有用,所以清歌早就让人帮他把手掌的刀伤包扎了,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休养,已经好了七七八八,就是身上的皮外伤看着可怕了一点。

  “我可以跟你保证,绝对没有伤筋动骨,休养个几天就会好。”

  张德江仔细打量着熊大力,虽然依旧被五花大绑着,但看身上似乎确实没有太严重的伤势,虽然不满,但也没再说什么,成王败寇,熊大力现在还活着,已经是幸运的了。

  熊大力看见自己的亲舅舅,丢失的勇气立马就回来了,怒瞪着清歌,“舅舅,就是她害我变成这样的,你要给我报仇。”

  张德江瞪了他一眼,低声呵斥道:“给我闭嘴,还嫌不够丢人是吗?”

  熊大力没想到舅舅不帮自己就算了,竟然还骂自己,顿时心中就更委屈了,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红了眼泪,像是要哭的样子。

  清歌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熊大力注意到她的目光,硬生生将眼泪给憋住了,恶狠狠地瞪着清歌,只是配上他的猪头脸,这眼神实在没什么威慑力。

  “今天多谢清老大高抬贵手,那我就先将这个混账东西带走了。”

  清歌微微一笑,“张局长请。”

  张德江拖着还打算抗议的某人,直接将他塞进了车后座,扬长而去。清歌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眼睛眯了眯,嘴角的笑意含了冰。

  负责开车的刘洋见到这一幕,莫名地打了一个寒颤,清姐这个笑,看着有点可怕啊。

  清歌上车,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不见,“回家。”

  刘洋看了清歌一眼,见她已经闭上了眼睛,没再开口,送清歌回去了。

  清歌回到家里,保姆阿姨已经睡了,家里空空荡荡的,就连个声音都没有,她随便冲了一个澡,出来时给靳修溟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依旧在关机中,她皱眉,这几天一直都是这样,给他打电话不是无人接听就是处于关机状态。

  清歌也没继续打,将手机扔在床头柜上,直接就睡了。

  **

  京都一座私人别墅内。

  靳修溟静静地站在床前,听到身后的开门声,转身看向来人。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淡淡的月光,照的那人的身形越发显得消瘦而单薄。

  来人见到靳修溟,脸上满是笑意,“景瑞。”

  靳修溟面无表情:“冷景瑞已经死了,我叫靳修溟。”

  那人一顿,从善如流:“好,修溟。”声音中透着一丝宠溺与无奈。

  靳修溟这才满意了,问道:“没人跟着你吧?”

  那人摇头,“没有,我绕了很大的一圈,甩开了他们。上次你让我查的事情我查过了,但是没有眉目,不过我却意外发现了一件事,杜君扬似乎跟夜云霆的出事有关。”

  靳修溟眼神微变,看向他。

  那人继续说道:“只是一些蛛丝马迹,我不敢肯定,但杜君扬在找什么东西,好像是一个U盘。”

  那就对上了,当初追杀清歌的一伙人也在找U盘。

  “杜君扬跟赤练的人有关系?”靳修溟问道。

  那人摇头,“暂时没有查到,我现在行动受限,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未免被他们察觉到端倪,所以进展十分缓慢。”

  靳修溟也知道他的处境,对此都是没什么意见,只是说了一句,“保护好自己。”

  那人笑开,眼睛里满是暖意,“嗯,我知道,你也是,这件事我会继续查,我怀疑夜云霆当初应该是掌握了什么证据,这个证据应该是跟杜君扬有关的,所以他才会出事,只可惜现在死无对证,那个所谓的证据也下落不明。”关于这一点,不是不遗憾的,他们当初要是能先一步找到夜云霆,拿到东西,也许事情又会往另一个方向发展,起码他们不会这么被动。

  “有时间的话不妨去查一下冷萧。”

  “嗯?”那人惊讶,“冷萧有问题?”

  靳修溟温和一笑,却冰冷刺骨,“咱们这位好叔叔躲在背后可做了不少事情,我怀疑跟姬家合作的人就是他,后者说他参与了。”

  这次的姬家之行,靳修溟也不是全无收获的,虽然姬云天什么都没说,但靳修溟还是能从他的身上发现一点线索。

  “那我让人去查查。”

  “嗯,不过要小心,冷萧隐藏了这么多年,隐藏地很深,谁也不知道他手里有些什么人,你注意自己的安全,别事情还没清楚,你先折进去了。”

  那人对于靳修溟的关心很受用,笑着应道:“好,我知道了,你这次在京都停留多久?”

  “不会很久,我明天就走。”如果不是不放心,他不会亲自过来一趟。

  “我知道了,那你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京都的事情我会查,虽然他们对外公布的是你已经死了,但是你要是现在出现在京都,还是很危险,所以没事的话,你就不要回来了,有事情让冷一飞联系我。”

  靳修溟点点头,“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不过没什么大碍,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也没死。”

  靳修溟不喜欢听他说这样的话,眉头皱了起来,那人意识到什么,笑了笑,“我的错,不说了。”

  靳修溟点点头,“身体不好就好好养着,没事的时候去医院住几天。”

  那人笑地无奈,“知道了。”

  见靳修溟要走,那人开口挽留:“不多待几天?”

  “不了,京都不适合我。”

  “修溟,”那人叫住他,“什么时候将清歌带来我看看?”

  靳修溟嘴角轻勾,眼神变得温柔,“会有机会的。”说完,毫不犹豫地走了。

  那人站在原地,笑得宠溺而无奈,这个性子,也不知道像谁,不过看到他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心中依旧很高兴。

  靳修溟没有在京都停留,连夜买了机票赶回了东陵市,他到家的时候是凌晨两点,清歌睡得正香,忽然听见了脚步声,人一下子就清醒了,却没动,浑身却已经做好了防御的准备,凝神一听,整个人又放松下来,黑夜中,嘴角轻勾,眼睛亮晶晶的。

  靳修溟不想吵醒她,刻意放轻了脚步,谁知刚刚靠近床榻,这人就猛地从床上窜起,对着他就攻击而来,靳修溟下意识闪身,躲过了一击,却没想到紧接着第二击就来了,靳修溟只能抵挡。

  两人在黑暗中过了几招,看出她的意图,在她进攻的时候,靳修溟忽然放弃了抵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清歌的拳头在他脸颊一厘米处停住,“想挨打?”

  黑暗中靳修溟嘴角轻扬,笑意温柔,“你舍不得。”

  啪地一声,卧室里瞬间能亮如白昼。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清歌撇嘴,“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害她还以为家里进贼了,要不是听出他的脚步声,恐怕刚才就不是那么温柔的力道了。

  “想你了。”靳修溟抱住她,将脸颊埋在她的颈间,深深吸了一口气,鼻间都是她的味道,熟悉到让他迷恋,“离开这些天,每天都在想念你,你呢,有没有乖乖想我?”

  清歌回抱着他,“想你什么?”

  靳修溟气急,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再给你一次机会,说,想我没?”

  清歌捂着脖子,幽怨地看着他,“这怎么还带咬人的?”

  靳修溟轻哼一声,“想我没?”那眼神,要是清歌敢说不想,指不定就要再咬上一口。

  清歌轻笑,揽住他的脖子,直接在他的唇上啄了一口,“想你,每分每秒都在想你。”

  靳修溟满意了,抱着她直接滚进了床里,“人家说小别胜新婚,我觉得很有道理。”

  清歌笑盈盈地看着他,整个人温柔地不可思议。

  第二天一早,两人成功起晚了,清歌眨了眨眼,揉揉酸疼的腰肢,感受到搭在自己腰间的手,转身就看见一张俊美的脸。

  她轻轻吸了一口气,虽然这张脸已经看过无数次了,但每一次再看她依旧看不腻,这个人真是上天的宠儿,怎么就会有这么完美的一张脸呢,美的让身为女人的她都有点嫉妒,同时心中又有点小窃喜,这样好看的男人是她的呢,是她一个人的。

  想到这里,她轻轻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似乎又觉得不够,再亲了一口,亲完之后,见这人没醒,来了一点恶趣味,捏住了他的鼻子。

  靳修溟睁开了眼睛,笑盈盈地看着她,“好玩儿吗?”因为被捏住了鼻子,这句话带着浓浓的鼻音。

  清歌放开他,“什么时候醒的?”

  “在你偷亲我的时候。”其实更早一些,清歌一动他就醒了。

  清歌挑眉,“所以装睡?”

  “想看你会不会经不住美色的诱惑,将我扑倒。”靳修溟说这话的时候还有些遗憾。

  清歌黑线,看了他一眼,直接起床了,“那恐怕要让靳医生失望了,我现在肚子饿了,没力气扑倒你。”说完啊,施施然走进了浴室。

  靳修溟闷笑,跟着她一起走了进去。

  阿姨不知道靳修溟已经回来了,看见他时还吓了一跳。

  “给我也来一碗小馄饨。”靳修溟说道,嗓音温和。

  阿姨忙不迭点头,回厨房再去煮一碗小馄饨。

  “今天你有什么安排?”吃饭的时候,靳修溟问清歌。

  清歌想了想,摇头,“暂时没有。”帮里的事情有手下的人负责,定期会跟她汇报,她大概是最轻松的老大了。

  “那我们就出去约会吧。”

  清歌看着他,“约会?”

  “我们好久没有出去约会了。”他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清歌的,明明是平静的语气,不知为何,清歌愣是从他的脸上看出了一丝幽怨的味道。

  “好,那就约会去吧。”清歌大手一挥,决定今天给自己放个假,偶尔也是要抽时间陪男朋友的嘛。

  吃完饭,清歌带着旺财出去走了一圈,回来换了一件衣服就跟着靳修溟出门了。

  靳修溟直接带着清歌去了剧院,看了一出舞台剧,然后就直奔商场。

  清歌无语地站在内衣店门口,没有进去,“靳医生,我不缺内衣。”

  靳修溟握住她的手,嗯了一声,“我知道,但是内衣要常换,多买几套没关系。”

  清歌呵呵,哪里看不出这人的想法,咬牙说道:“我也不缺睡衣。”上次这人买的那些睡衣现在还躺在衣柜最底层呢。

  “那些你不喜欢,我们就再换几套。”靳修溟一脸镇定,拉着清歌就走了进去。

  导购小姐看见两个美人走进来,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只是在看到一个男人镇定自若地拿起店里的情趣睡衣,展开给另一位美人看时,脸上的笑意有些僵。

  “这件好看吗?”靳修溟淡定地问道。

  清歌余光注意到导购小姐的眼神,好想捂脸,黑着脸将这人拉住了内衣店。

  身后传来靳修溟的闷笑声,清歌哪里看不出这人是故意的,一脸黑线地看着他,出去了一趟,怎么变得这么恶趣味。

  手里拿着一根雪糕,清歌扭头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忽然拧眉,“靳医生,我们的约会顺序是不是不对?”

  “嗯?哪里不对?”

  “哪有人大早上跑去剧院的?”一般不都是晚上的吗?

  “它既然有这么早的场次那就是给人看的,有什么好奇怪的。”靳修溟说的一脸理所当然,晚上是用来做美妙的事情的,哪里能浪费在看舞台剧上。

  清歌竟无言以对,“那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逛街,买东西。”女孩子不都喜欢这样吗?靳医生觉得他家这位虽然彪悍了一点,但也是一个女孩子,应该会喜欢逛街。

  
PS:书友们,我是《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的作者久陌离,微信阅读推荐您关注体验金网址大全免费小说阅读公众号slshuyuan(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最新章节/wangpaijunhun_jinshaoqingjinc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开挂吃鸡侠开挂吃鸡侠十方剑魂十方剑魂少年小医仙妖孽至尊兵王都市无上魔主地狱中爬出的神都市仙医归来网游之至尊大领主